五月初,鴨媽媽跟友人到土城觀自在附近爬山,路邊出現了一隻黑色的短毛臘腸

鴨媽見到牠時,她已身染皮膚病掉了許多毛,兩個耳朵部份也都呈現光禿,眼睛都是眼屎

但牠生性溫和,也不會怕人,只要人叫就搖尾向前,讓鴨媽看了很不捨

見牠餓到只有皮包骨,趕緊回家拿飼料餵食

但因為家中很小,又有肥仔這隻臘腸了

鴨媽擔心皮膚病傳染又沒有能力照顧牠,便只能每日帶食物去看牠

後來更幫牠找了紙箱放在涼亭處給牠棲息,以免淋雨

臘腸狗這種家犬怎麼可能野生??到了野外又怎有能力覓食???

身形矮小,更打不過其他的土狗

想到這,鴨媽就忍不住訴說給我們聽........

可是大人們擔心錢的問題,畢竟牠病的不輕,還有後續的照顧更是麻煩,便一直沒有飼養的念頭

5/7 ,星期四。經過我跟我妹勸說多日,鴨媽終於軟下心來答應要帶牠回來給鴨慶和我照顧

不過早上去餵牠吃飯以後,鴨媽就得趕回南部過母親節,我們一大早就去上班上課,所以只能等鴨媽回來才去帶牠。

5/10,星期日。鴨媽從南部回來便急忙到山上餵小黑(黑色的鴨媽就叫牠小黑)

小黑聽到鴨媽呼喚還是跑了出來,但這次竟然只用兩隻腳!!

鴨媽回來說: 小黑不能走了! 才短短三天,她後腳不知怎了,竟然完全不能動要用前腳拖行著走路!

這巨大的變故更堅定我們拯救牠的決心,鴨媽星期一就會帶牠回來去給醫生看。

星期日晚上我徹夜難眠,不斷猜想為什麼有人狠心把最黏人的臘腸狗丟棄

還有小黑到底是受哪個人面獸心的人所害,竟然會失去後腿??

我網路上搜尋可以協助流浪狗的組織,畢竟錢的問題還是需要考慮

發現平時新聞常常出現幫助流浪狗就醫的台灣照顧生命協會,決定到土城山群動物醫院就醫

山群的廖醫生立刻打了止痛消炎針給小黑,並要我先去附近照X光

我又搬著小黑騎車奔波

而牠,自始至終眼神都是對我充滿信賴,眼光不曾離開過我,即使這是我們相處的第二個小時。

到了醫院照X光,因為必須固定住姿勢,小黑怕到僵直

他斷了腿,必定疼痛難捱,到了陌生的環境,又不知我們要對牠做什麼

要是一般的狗早就哀號或是攻擊了可是牠始終不發一聲。

我坐在椅子上焦急地等待X光片洗出來時,牠硬撐著兩隻前腳,堅持要看到我

牠的眼睛因為生病沾滿了眼屎和疲累,可是我卻看到了期待跟冀望。


在他被人類無情地背叛、虐待之後,他還是願意敞開心胸,相信我不會加害於牠

到底是誰要這樣辜負牠小小能夠活下去的希望???

我很不爭氣地掉淚,心疼牠人生中這樣不公平的對待。

結果出來,牠後腿全斷,甚至傷到了骨盆腔


廖醫生圈出了她的傷處  因為骨盆腔沒有處理好以後會影響大小便,多處的裂傷他一個人沒有辦法開刀

如果我把小黑送到流浪動物之家,也可能沒人認養就安樂死

所以他建議我去找名人動物醫院的蔡醫生,他是專門從美國學犬關節、骨科回來

這種手術只要找他一次就好,免得開越多次花費越高對狗也不好。

小黑靜靜地坐著看著我,我聽了廖醫生的建議決定要努力下去,於是從土城騎車到台北市的大安路

一停車,立刻就有小姐幫我開門,原來是土城的廖醫生已經先幫我打電話給蔡醫生說明狀況



小黑因為流浪一陣子所以營養不良,目前很虛弱

蔡醫生建議先觀察兩天,先吊點滴養身體才能開刀

臨走之前,小黑靜默地看著我,不停地舔我不捨我離去



5/13星期三,因為小黑的身體虛弱,所以比預定還要晚一天開刀

醫生說也不能拖太久,否則組織會再黏起來,也會使小黑的情況更危險。

我早上來看牠,腳上多綁了帶子。

小黑,下午要開刀了,你要加油!!!!

我好怕牠麻醉以後身體就撐不過去了.....



5/14星期四,開刀後的第一天。

我們看牠的時候,醫生說進行的比想像中的順利

為了避免牠咬傷口,必須戴喇叭套。

醫生說,小黑也是有脾氣的! 牠很不喜歡這個頭套,會不停地抓想要弄掉,還會舔套子



小黑的後半部都為了手術剃掉毛

牠的皮膚也越顯的嚴重

尤其是尾巴,就像老鼠一樣光禿禿呈現灰色的肉色

鴨慶第一次來看小黑,也忍不住為他心疼起來

鴨慶說,應該幫他取個新名字,因為接下來,我們會好好照顧牠!




5/15星期五,手術後第二天。

鴨姊偷偷買了潔牙棒要給小黑吃。看著他還是很虛弱,但是見到人又雀躍不已狂舔我的手

潔牙棒對牠來說,從來就是奢侈的食品吧!?



小黑要在醫院靜養一星期,我們也得去找個可以養他的房間跟籠子

小黑,我先回去,下星期我們就會有新家囉!

我會回來接你,你不要害怕!




從術後的X光片中可以見到,蔡醫生在大腿跟小腿都為小黑打上了鋼板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5/18星期一,術後第五天。 蔡醫生讓小黑放風,這時他已經可以行走了
(還在地板上大了好~~長一條popo)
 What a miracle!!!!!!!!!!! 


不過醫生囑咐還是要多休養,戴上頭套要回籠子囉!

 
回家,我們趕緊去張羅籠子跟飼養的地方迎接星期四的出院。

因為動物不會克制自己的行為,所以必須關在籠子避免他過度運動。

鴨慶給了她一個新的名字: 瑞寶Reborn。

等他出院以後,她會重新過她的人生,不會再挨餓受凍了。

我們很感謝蔡醫生跟廖醫生的幫忙,還有名人動物醫院裡的動物保母和美容師。

他們真的對流浪動物很有愛心不僅願意讓我們分期付款,也盡可能地給予我們治療上和金錢上的協助

流浪動物不是只有動物醫生的責任,我們不覺得要求醫生無償救命是理所當然
(更何況兩位醫生都替照生會免費做了很多功德了)

每一個人都應該盡自己的能力,所以即使花光了我跟鴨慶的積蓄

但我們餓不死,還有雙手雙腳可以掙錢,一切都不是失去。

那些丟棄人類最好朋友的人,憑什麼稱為萬物之靈?

我懇求所有有念頭要養寵物的人三思

你養牠,不是為了要牠陪你,而是你要陪牠一輩子!!

在這街頭還有無數流浪動物的時候,請大家停止購買生命

也祈求不要再有棄養或是走失

我不想再承受看見垂憐的生命,自己卻沒有能力拯救他們的心酸了!!

你可以點此捐助照生會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還可以看看蔡坤龍醫生驚人的手術病例
      (蔡醫生本人可愛很多的!)

全站熱搜

鴨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3) 人氣()